创业400天失败CEO的案例复盘:请警惕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

创业400天失败CEO的案例复盘:请警惕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


我叫王斐文,曾用名王峻羽,当我去年年中满腹澎湃创建泛崎科技的时候,我怎么样也预想不到如今会坐在电脑前码下这段文字。


我耗费了整整 400天的时间,和大多数创业企业一样,从慷慨激昂地开山起航,到怅然若失地闭门歇业,这其中经的经历不乏变成了一种宝贵的财富,似乎有不少人说:失败比成功来的要好,因为他引导你反思。


我很庆幸我今天写下这篇文章是在我26岁,而不是36岁,46岁的时候。当然,在之后的文字里你可能会看到争吵、嫉恨、愤怒、茫然等等,但这却真实地反映了我认为存在于中国广大创业企业背后的溃烂面目。


对于失败的思考,我更多地从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层面来阐释。所谓天时,就是我们目前市场的金融大环境。所及地利,便是你项目所处的领域与题材。所谈人和,那是你的核心团队与投资人。


天时弄人


在我们决定做 “全民优点” 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实是互联网投资最最鼎盛的状态。和大部分中国股民的心态一样,我们杀入了这样一片危险的红海市场,可是随着2015年7月股灾的来临,跟风入市无异于顶上加码,高位的成本让我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二级市场的崩塌导致大量投资人与机构变现受阻,资本寒冬在一夜之间吹遍了整个投资市场。


我们是在9月上旬开始筹措融资的事务,但却明显发现了,当下不及过往时,所有的投资人都表现出谨慎的态度,对于项目的要求水涨船高。我们接触的至少一半的机构,都非常担心项目是否能够尽快盈利的问题,其中更不乏有机构坦言说:“现在好多项目,如果在天使轮结束不产生一定量的流水,那


A 轮肯定是融不到的。”在这种大环境的压迫下,资本资源的紧缩我认为是导致项目无法存活下去的一大主要原因。


地利作怅


“全民优点” 是一个媒体项目,可在我们与资本市场接触的这一段时间里发现,TMT 行业其中对于 “MEDIA”的关注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诸多投资人本就金融或者财务出身,在看待项目的时候,更多关注的是一种“差价逻辑”,如何通过资源的有效配置与整合降低总体成本,并在市场上形成较高的溢价是这些投资人关注的核心价值。


地利作怅


而就中国目前的媒体行业现状来看,除了已经被摸索出来的广告导流,会员服务以外,尚无其他更具吸引力的盈利模型。即便是坐拥上亿用户的“今日头条”,也无法有效地开辟出一条商业捷径为资本服务。而像 “逻辑思维” 这样具备高标识度的媒体产品,由于受众的特异化肖像,虽然能够通过独有的 IP进行其他形式的变现,比如书籍与周边,但受限于自身用户的有限性与重度垂直,边际效应明显,规模化存在很大问题。一级市场的资本对于媒体则更多的是观望,加之资本寒冬的降温,让早期投资更从了“现金流”的谄媚。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电影大亨邵逸夫:传奇一生中的八个重大阶段 成就曾经的TVB王朝
  • 高考状元邹子龙:7年前创办有机农业园 如今是300亩地的农场主
  • 明视眼镜陈雄伟:用标新立异的创意开眼镜店 完成财富的迅速积累
  • 宜华集团刘绍喜:借了800元搭个木棚开始创业 到100亿的行业老大
  • 博士徐传超:曾创业失败两次赔百万元 ,如今“卖菜”估值过亿
  • 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屌丝逆袭 “不起眼”的亿万富豪